美文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經典語錄 > 名人語錄

網絡熱詞

梁實秋經典語錄文學作品摘抄合集

2019-02-24 15:08:19美文網
“長舌男”是到處有的,不知為什么這名詞尚不甚流行。袁世凱稱帝時,曾一度禁稱元宵,因與“袁消”二字音同,改稱湯圓,可嗤也。謙讓的儀式行久了之后,也許對于


“長舌男”是到處有的,不知為什么這名詞尚不甚流行。

袁世凱稱帝時,曾一度禁稱元宵,因與“袁消”二字音同,改稱湯圓,可嗤也。

謙讓的儀式行久了之后,也許對于人心有潛移默化之功,使人在爭權奪利奮不顧身之際,不知不覺地也舉行起謙讓的儀式。可惜我們人類的文明史尚短,潛移默化尚未能奏大效,露出原始人的猙獰面目的時候要比雍雍穆穆地舉行謙讓儀式的時候多些。

人的身體本來就臟。佛家所謂“不凈觀”,特別提醒我們人的“九孔”無一不是藏垢納污之處,經常像臭溝似的滲泄穢流。真是一涉九想,欲念全消。

真愛的人希求的不是自我滿足,是心里的幸福。幸福是比自我滿足更高的境界。

輕柔而低緩,是女人最好的優點。

做父母的人當初也是少不更事的孩子,代代相仍,歷史重演。一代留下一溝,像樹身上的年輪一般。

文明不是短期能積累起來的,但卻可以毀滅與一旦。

握手不宜太熱烈,太熱烈則令人疑你是XX會的人;不宜太冷淡,太冷淡則令人疑你是高傲;不宜太緊,緊則令人痛;不宜太久,久則令人為難;不宜太常握,太常握則容易使你自己的巴掌上起好幾塊雞眼!

讀書等于是尚友古人,而且那些古人著書立說必定是一時才俊,與古人游不知不覺受其熏染,終乃收改變氣質之功,境界既高,胸襟既廣,臉上自然透露出一股清醇爽朗之氣,無以名之,名之曰書卷氣。同時在談吐上也自然高遠不俗。反過來說,人不讀書,則所為何事,大概是陷身于世網塵勞,困厄于名韁利鎖,五燒六蔽,苦惱煩心,自然面目可憎,焉能語言有味?

無竹令人俗,無肉使人瘦,若要不俗也不瘦,餐餐筍煮肉。

菜根譚所謂“花看半開,酒飲微醺”的趣味,才是最令人低徊的境界。

“美食者不必是饕餮客”——美食者重在食物的質,而非量。

只有夷狄之人才披發左衽,只有佯狂的人才披發為奴,只有憤世的人才披發行吟,只有隱遁的人才披發入山。

六朝人喜歡服五石散,服下去之后五內如焚,渾身發熱,必須散步以資宣泄。

浪漫的愛,有一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這愛永遠處于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步,永遠存在于追求的狀態中,永遠被視為一種極圣潔又高貴極虛無縹緲的東西。一旦接觸實際,真個的與這樣一個心愛的美貌的女子自由結合后,幻想立刻破滅。原來的愛變成了恨,原來的自由變成了束縛,于是從頭再開始追求心目中的愛,自由與美。這樣周而復始地兩次三番下去,以至于死。

有一些空虛,就想到山,或是什么不如意;山,你的名字叫寂寞,我在寂寞時想你。

從前我常見提籠架鳥的人,清早在街上溜達(現在這樣有閑的人少了)。我感覺興味的不是那人的悠閑,卻是那鳥的苦悶。……鳥到了這種地步,我想它的苦悶,大概是僅次于粘膠紙上的蒼蠅,它的快樂,大概是僅優于在標本室里住著罷?

我憑窗眺望,不禁說了一句贊嘆的話:“這地方風景如畫,可惜火車走得太快,一下子就要過去了。”某大員立刻招呼:“教火車停下來。”火車真的停了,讓我們細細觀賞那一片景物。

你走,我不送你;你來,無論多大的風雨,我要去接你。——梁實秋 《送行》

你來,無論多大風多大雨,我都要去接你。——梁實秋 《送行》

你走,我不送你。你來,無論多大風多大雨,我去接你。——梁實秋 《送行》

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對于自己真正舍不得離開的人,離別的那一剎那像是開刀,凡是開刀的場合照例是應該先用麻醉劑,使病人在迷蒙中度過那場痛苦,所以離別的苦痛最好避免。一個朋友說,“你走,我不送你;你來,無論多大風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我最賞識那種心情。——梁實秋 《雅舍小品·送別》

沒有人不愛惜他的生命,但很少人珍視他的時間。——梁實秋

薔薇與荊棘   人生的路途,多少年來就這樣地踐踏出來了,人人都循著這路途走, 你說它是薔薇之路也好,你說它是荊棘之路也好,反正你得乖乖地把它走完。──——梁實秋 《談徐志摩》

菜根譚所謂「花看半開,酒飲微醺」的趣味,才是最令人低徊的境界。——梁實秋 《雅舍小品》

我明白你回來,所以,我等。——梁實秋

“美食者不必是饕餮客”美食者重在食物的質,而非量。——梁實秋 《雅舍談吃》

“無竹令人俗,無肉使人瘦,若要不俗也不瘦,餐餐筍煮肉”——梁實秋 《雅舍談吃》

禪家形容人之開悟的三階段:初看山是山、水是水,繼而山不是山、水不是水,終乃山還是山、水還是水。——梁實秋 《雅舍小品》

人在有閑的時候,才最像是一個人。手腳相當閑,頭腦才能相當地忙起來。——梁實秋

“我愛一切舊的東西,老朋友,舊時代,舊習慣,古書,陳釀;而且我相信,陶樂賽,你一定也承認我一向是很喜歡一位老妻。”這是高爾斯密的名劇《委曲求全》中那位守舊的老頭兒哈德卡索先生說的話。  俗語說,“人不如故,衣不如新”——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一個朋友說:“你走,我不送你;你來,無論多大風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我最賞識那種心情。——梁實秋 《送別》

看山頭吐月,紅盤乍涌,一霎間,清光四 射,天空皎潔,四野無聲,微聞犬吠,坐客無不悄然!舍前有兩株梨樹,等到月升中天,清 光從樹間篩灑而下,地上陰影斑斕,此時尤為幽絕。直到興闌人散,歸房就寢,月光仍然逼 進窗來,助我凄涼。細雨蒙蒙之際,“雅舍”亦復有趣。推窗展望,儼然米氏章法,若云若 霧,一片彌漫。——梁實秋 《雅舍》

朱門與蓬戶同樣的蒙受它的沾被,雕欄玉砌與甕牖桑樞沒有差別待遇。地面上的坑穴洼溜,冰面上的枯枝斷梗,路面上的殘芻敗屑,全都罩在天公拋下的一件鶴氅之下。雪就是這樣的大公無私,妝點了美好的事物,也遮掩了一切的蕪穢,雖然不能遮掩太久。——梁實秋 《雅舍小品》

只是風流云散,故人多已成鬼,盛筵難再了。——梁實秋

燕丹子說:「血勇之人,怒而面赤;脈勇之人,怒而面青;骨勇之人,怒而面白;神勇之人,怒而色不變。」——梁實秋 《雅舍小品》

寂寞是一種清福。我在小小的書齋里,焚起一爐香,裊裊的一縷煙線筆直地上升,一直戳到頂棚,好像屋里的空氣是絕對的靜止,我的呼吸都沒有攪動出一點兒波瀾似的。我獨自暗暗地望著那條煙線發怔。屋外庭院中的紫丁香樹還帶著不少嫣紅焦黃的葉子,枯葉亂枝時時的聲響可以很清晰地聽到,先是一小聲清脆的折斷聲,然后是撞擊著枝干的磕碰聲,最后是落到空階上的拍打聲。這時節,我感到了寂寞。在這寂寞中我意識到了我自己的存在--片刻的孤立的存在。這種境界并不太易得,與環境有關,但更與心境有關。——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乃是人間無可比擬的幸福!——梁實秋

“只有上帝和野獸才喜歡孤獨。”——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有人說:「在歷史里一個詩人似乎是神圣的,但是一個詩人在隔壁便是個笑話。」這話不錯。看看古代詩人畫像,一個個的都是寬衣博帶,飄飄欲仙,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輞川圖」里的人物,弈棋飲酒,投壺流觴,一個個的都是儒冠羽衣,意態蕭然,我們只覺得摩詰當年,千古風流,而他在苦吟時墮入醋甕里的那付尷尬相,并沒有人給他 寫畫流傳。我們憑吊浣花溪畔的工部草堂,遙想杜陵野老典衣易酒卜居茅茨之狀,吟哦滄浪,主管風騷,而他在耒陽狂啖牛炙白酒脹飫而死的景象,卻不雅觀。——梁實秋 《雅舍小品》

老不必嘆息,更不必諱。花有開有謝,樹有枯有榮。桓溫看到他“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枝執條,渲染流淚。”桓公是一個豪邁的人,似乎不該如此。人吃到老,活到老,經過多少狂風暴雨驚濤駭浪,還能雙肩承一喙,俯仰天地間,應該算是幸事。榮啟期說,“人生有不見日月不免襁褓者”所以他行年九十,認為是人生一樂——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常聽人說:“若要一天不得安,請客;若要一年不得安,蓋房;若一輩子不得安,娶姨太太。”——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你走我不送你,你回來,不管狂風暴雨我都會去接你。——梁實秋 《送行》

有時候,只要把心胸敞開,快樂也會逼人而來。這個世界,這個人生,有其丑惡的一面,也有其光明的一面。良辰美景,賞心樂事,隨處皆是。智者樂水,仁者樂山。雨有雨的趣,晴有晴的妙,小鳥跳躍啄食,貓狗飽食酣睡,哪一樣不令人看了覺得快樂?——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一排排西府海棠,高及丈許,而綠鬢朱顏,正在風情萬種、春色撩人的階段,令人有忽逢絕艷之感。——梁實秋

你走我不會去送你,你來,不管風雨再大,我也會去接你。——梁實秋 《送行》

陳釀     我看見過一些得天獨厚的男男女女,年輕的時候愣頭愣腦的,濃眉大眼,生僵挺硬,像是一些又青又澀的毛桃子,上面還帶著挺長的一層毛。他們是未經琢磨過的璞石。可是到了中年,他們變得潤澤了,容光煥發,腳底下像是有了彈簧,一看就知道是內容充實的。他們的生活像是在飲窖藏多年的陳釀,濃而芳冽!對于他們,中年沒有悲哀。  ──——梁實秋 《雅舍小品·中年》

人類最高理想應該是人人能有閑暇,于必須的工作之余還能有閑暇去做人,有閑暇去做人的工作,去享受人的生活。我們應該希望人人都能屬于“有閑階級”。有閑階級如能普及于全人類,那便不復是罪惡。人在有閑的時候才最像是一個人。手腳相當閑,頭腦才能相當地忙起來。我們并不向往六朝人那樣蕭然若神仙的樣子,我們卻企盼人人都能有閑去發展他的智慧與才能。——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酒有別腸,不必長大。——梁實秋

你若來,我無論風雨會去接你。你若要走,我卻當你從未來過。——梁實秋

樹與人早晚都是同一命運,都要倒下去,只有一點不同,樹擔心的是外在的險厄,人煩慮的是內心的風波。——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爆雙脆是北方山東館的名菜。可是此地北方館沒有會做爆雙脆的。如果你不知天高地厚,進北方館就點爆雙脆,而該北方館竟不知地后天高硬敢應這一道菜,結果一定是端上來一盤黑不溜秋的死眉瞪眼的東西,一看就不起眼,入口也嚼不爛,令人敗興。就是在北平東興樓或致美齋,爆雙脆也是稱量手藝的菜,利巴頭二把刀是不敢動的。   所謂雙脆,是雞胗和羊肚兒,兩樣東西旺火爆炒,炒出來紅白相間,樣子漂亮,吃在嘴里韌中帶脆.——梁實秋 《雅舍談吃》

我吸紙煙始自留學時期,獨身在外,無人禁制,而天涯羈旅,心緒如麻,看見別人吞云吐霧,自己也就效顰起來。此后若干年,由一日一包,而一日兩包,而一日一聽。約在二十年前,有一天心血來潮,我想試一試自己有多少克己的力量,不妨先從戒煙做起。馬克?吐溫說過:“戒煙是很容易的事,我一年戒過好幾十次了。”我沒有選擇黃道吉日,也沒有諏訪室人,悶聲不響的把剩余的紙煙一古腦兒丟在垃圾堆里,留下煙嘴、煙斗、煙包、打火機,以后分別贈給別人,只是煙灰缸沒有拋棄。“冷火雞”的戒煙法不大好受,一時間手足失措,六神無主,但是工作實在太忙,要發煙癮沒得工夫,實在熬不過就吃一塊巧克力。巧克力尚未吃完一盒,又實在膩胃,于是把巧克力也戒掉了。說來慚愧,我戒煙只此一遭,以后一直沒有再戒——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真正理想的伴侶是不易得的,客廳里的好朋友不見得即是旅行的好伴侶,理想的伴侶須具備許多條件,不能太臟,如嵇叔夜“頭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悶癢不能沐”,也不能有潔癖,什么東西都要用火酒揩,不能如泥塑木雕,如死魚之不張嘴,也不能終日喋喋不休,整夜鼾聲不已。不能油頭滑腦,也不能蠢頭呆腦,要有說有笑,有動有靜,靜時能一聲不響地陪著你看行云,聽夜雨,動時能在草地上打滾像一條活魚!這樣的伴侶哪里去找?——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今所謂“炸活魚”,乃于吃魚肉之外還要欣賞其死亡喘息的痛苦表情,誠不知其是何居心。……獸食人,人屠獸.......野蠻殘酷的習性深植在人性里面,經過多年文化陶冶,有時尚不免暴露出來。——梁實秋 《雅舍談吃》

話雖如此,我心里的忐忑不安是與日俱增的。臨陣磨槍,沒有用,不磨,更要糟心。我看見所有的人的眼睛都在用奇異的目光盯著我,似乎都覺得我是一條大毛蟲,不知是要變蝴蝶,還是要變灰蛾。我也不知道我要變成一樣什么東西。我心里懸想;如果考取,是不是要揚眉吐氣,是不是許多人要給我幾張笑臉看?如果失敗,是不是需要在地板上找個縫兒鉆進去?——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瘦肉鮮明似火,肥肉依稀透明,佐酒下飯為無上妙品”——梁實秋 《雅舍談吃》

相傳法國皇帝路易十四寫了一首三節聯韻詩,自鳴得意,征求詩人批評家布洼婁的意見,布洼婁說:「陛下無所不能,陛下欲做一首歪詩,果然做成功了。」——梁實秋 《雅舍小品》

北平的雙窨、天津的大葉、西湖的龍井、六安的瓜片、四川的沱茶、云南的普洱、洞庭湖的君山茶、武夷山的巖茶,甚至不登大雅之堂的茶葉梗與滿天星隨壺凈的高末兒。——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剪雪裁梅-- 有人嫌太瘦, 又有人嫌太清, 都不是,我知音。 誰是我知音? 孤山人姓林。 自從西湖別后, 辜負我,到如今!——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一般人隱居在鄉間,在海邊,在山上,你也曾最向往這樣的生活。但這是最為庸俗的事情,因為你隨時可以退隱到你自己心里去。一個人不能找到一個去處比他自己的靈魂更為清靜。"——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名士風流,以為持螫把酒,便足了一生,甚至于酣飲無度,揚言「死便埋我」——梁實秋 《雅舍小品》

快樂是在心里,不假外求,求即往往不得,轉為煩惱。叔本華的哲學是:苦痛乃積極的實在的東西,幸福快樂乃消極的根本不存在的東西。所謂快樂幸福乃是解除苦痛之謂。沒有苦痛便是幸福。再進一步看,沒有苦痛在先,便沒有幸福在后。——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人辛勤困苦地工作,所為何來?夙興夜寐,胼手砥足,如果純是為了溫飽像螞蟻蜜蜂一樣,那又何貴乎做人?——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蚌肉而言,色白而腴,味脆且香,以雞湯煮的適宜,實在是色香味形俱佳的神品。——梁實秋 《雅舍談吃》

信佛的人往往要出家。出家所為何來?據說是為了一大事因緣,那就是要“了生死”。在家修行,其終極目的也是為了要“了生死”。生死是一件事,有生即有死,有死方有生,“了”即是“了斷”之意。生死流轉,循環不已,是為輪回,人在輪回之中,縱不墮入惡趣,生老病死四苦煎熬亦無樂趣可言。所以信佛的人要了生死,超出輪回,證無生法忍。出家不過是一個手段,習靜也不過是一個手段。——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我看世間一切有情,是有一個新陳代謝的法則,是有遺傳嬗遞的跡象,人恐怕也不是例外,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如是而已。又看佛書記載輪回的故事,大抵荒誕不經,可供談助,兼資勸世,是否真有其事殆不可考。如果輪回之說尚難證實,則所謂了生死之說也只是可望不可即的一個理想了。——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死是尋常事,我知道,墮地之時,死案已立,只是修短的緩刑期間人各不同而已。但逝者已矣,生者不能無悲,我的淚流了不少,我想大概可以裝滿羅馬人用以殉葬的那種“淚壺”。有人告訴我,時間可以沖淡哀思。如今幾個月已經過去,我不再淚天淚地的哭,但是哀思卻更深了一層,因為我不能不回想五十多年的往事,在回憶中好像我把如夢如幻的過去的生活又重新體驗一次,季淑沒有死,她仍然活在我的心中。——梁實秋 《槐園夢憶》

一顆沙里看一個世界,一朵野花里看出一個天堂。把無限抓在你的手掌里,把永恒放進一剎那的時光。——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大抵花有色則無香,有香則無色。不知是否上天造物忌全?含笑異香襲人,而了無姿色,在群芳中可獨樹一格。——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君子之交淡若水,因為淡所以不膩,才能持久。“與朋友交,久而敬之.”敬就是保持距離,也就是防止過分的親昵。——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輕柔而低緩,是女人最好的優點。——梁實秋 《槐園夢憶》

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一個朋友說:“你走,我不送你;你來,無論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我最賞識那種心情。——梁實秋

大家庭制度下,公婆兒媳之間的代溝是最鮮明也最凄慘的。兒子自外歸來,不能一頭扎進閨房,那樣做不但公婆瞪眼,所有的人都要豎起眉毛。他一定要先到上房請安,說說笑笑好一大陣,然后公婆(多半是婆)開恩發話:「你回屋里歇歇去吧」,兒子奉旨回到閫闈。媳婦不能隨后跟進,還要在公婆面前周旋一下,然后公婆再度開恩,「你也去吧」,媳婦才能走,慢慢的走。——梁實秋 《雅舍小品》

看山頭吐月,紅盤乍涌,一霎間,清光四射,天空皎潔,四野無聲,微聞犬吠,坐客無不悄然!舍前有兩株梨樹,等到月升中天,清光從樹間篩灑而下,地上陰影斑斕,此時尤為幽絕。直到興闌人散,歸房就寢,月光仍然逼進窗來,助我凄涼。——梁實秋 《雅舍》

細雨蒙蒙之際,“雅舍”亦復有趣。推窗展望,儼然米氏章法,若云若霧,一片彌漫。但若大雨滂沱,我就又惶悚不安了,屋頂濕印到處都有,起初如碗大,俄而擴大如盆,繼則滴水乃不絕,終乃屋頂灰泥突然崩裂,如奇葩初綻,素然一聲而泥水下注,此刻滿室狼藉,搶救無及。——梁實秋 《雅舍》

五四以后,寫白話詩的風氣頗盛。我曾說過,一個青年,到了“怨黃鶯兒作對,怪粉蝶兒成雙”的時候,只要會說白話,好像就可以寫白話詩。我的第一首情詩,題為《荷花池畔》,發表在《創造》季刊,記得是第四期,成仿吾還不客氣的改了幾個字。詩沒有什么內容,只是一團浪漫的憂郁。荷花池是清華園里惟一的風景區,有池有山有樹有石欄,我在課余最喜歡獨自一個在這里徘徊。詩共八節,節四行,居然還湊上了自以為是的韻。——梁實秋 《槐園夢憶》

英國愛塞克斯有一小城頓冒,任何一對夫妻來到這個地方,如果肯跪在當地教堂門口的兩塊石頭上,發誓說結婚后整整十二個月之內從未吵過一次架,從未起過后悔不該結婚之心,那么他們便可獲得一大塊腌熏豬肋肉。這風俗據說起源甚古,是一一一一年一位貴婦名糾噶者所創設,后來于一二四四年又由一位好事者洛伯特·德·菲茲瓦特所恢復。據說一二四四至一七七二,五百多年間只有八個人領到了這項腌豬肉獎。這風俗一直到十九世紀末年還沒有廢除,據說后來實行的地點搬到了伊爾福。——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天下最快樂的事大概莫過于做皇帝。“首出庶物,萬國咸寧”。至不濟可以生殺予奪,為所欲為。至于后宮粉黛三千御膳八珍羅列,更是不在話下。清乾隆皇帝,“稱八旬之觴,鐫十全之寶”,三下江南,附庸風雅。那副志得意滿的神情,真是不能不令人興起“大丈夫當如是也”的感喟。——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使我們不能不想起古羅馬的文明秩序是建立在奴隸制度之上的。有勞苦的大眾在那里辛勤地操作,解決了大家的生活問題,然后少數的上層社會人士才有閑暇去做“人的工作”。大多數人是螞蟻、蜜蜂,少數人是人。做“人的工作”需要有閑暇。所謂閑暇,不是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之謂,是免于螞蟻、蜜蜂般的工作之謂。養尊處優,嬉邀惰慢,那是螞蟻、蜜蜂之不如,還能算人!靠了逢迎當道,甚至為虎作倀,而獵取一官半職或是分享一些殘羹冷炙,那是幫閑或是幫兇,都不是人的工作。——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有一些空虛,就想到山,或是什么不如意;山,你的名字叫寂寞,我在寂寞時想你。?——梁實秋

“我來如流水,去如風”,這是詩人對人生的體會。所謂生死,不了斷亦自然了斷,我們是無能為力的。我們來到這世界,并未經我們同意,我們離開這世界,也將不經我們同意。我們是被動的。——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人生最快樂的事,莫過于看著一件工作的完成。”在工作過程之中,有苦惱也有快樂,等到大功告成,那一份“如愿以償”的快樂便是至高無上的幸福了。——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常言道,“境由心生”,又說“心本無生因境有”。總之,快樂是一種心理狀態。內心湛然,則無往而不樂。吃飯睡覺,稀松平常之事,但是其中大有道理。——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北平中秋以后,螃蟹正肥,烤羊肉亦一同上市。口外的羊肥,而少膻味,是北平人主要的食用肉之一。不知何故很多人家根本不吃羊肉,我家里就羊肉不曾進過門。說起烤肉就是烤羊肉。南方人吃的紅燒羊肉,是山羊肉,有膻氣,肉瘦,連皮吃,北方人覺得是怪事,因為北方的羊皮留著做皮襖,舍不得吃。——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可是修行到心無掛礙,卻不是容易事。我認識一位唯心論的學者,平素昌言意志自由,忽然被人綁架,系于暗室十有余日,備受凌辱,釋出后他對我說:“意志自由固然不誣,但是如今我才知道身體自由更為重要。”——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一個時候,只能罵一個人,或一種人,或一派人。決不宜多樹敵。所以罵人的時候,萬勿連累旁人,集市必須牽連多人,你也要表示友好,否則回罵之聲紛至沓來,使你無從應付。——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人心里的空間是有限的,一經塞滿便再也不能填進別的東西。我不但游樂無心,讀書也很勉強。——梁實秋 《槐園夢憶》

還有很多可笑的避忌,例如“勿向西北大小便”“勿燃燈房事”“口勿吹燈火,損氣”“立秋日不可澡浴”等等——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不同時代的人,觀念上有差別,未可厚非。——梁實秋 《槐園夢憶》

獅子頭,揚州名菜。大概是取其形似,而又相當大,故名。北方飯莊稱之為“四喜丸子”,因為一盤四個。北方做法不及揚州獅子頭遠甚。——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海棠的風姿艷質,于群芳之中頗為突出。——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北人不大吃帶殼的軟體動物,不是不吃,是不似南人之普遍嗜食。——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從前我常見提籠架鳥的人,清早在街上溜達(現在這樣有閑的人少了)。我感覺興味的不是那人的悠閑,卻是那鳥的苦悶。……鳥到了這種地步,我想它的苦悶,大概是僅次于粘膠紙上的蒼蠅,它的快樂,大概是僅優于在標本室里住著罷?                                                                                                  ──——梁實秋 《雅舍小品·鳥》

我憑窗眺望,不禁說了一句贊嘆的話:“這地方風景如畫,可惜火車走得太快,一下子就要過去了。”某大員立刻招呼:“教火車停下來。”火車真的停了,讓我們細細觀賞那一片景物。——梁實秋 《火車》

我第一次吃西施舌是在青島順興樓席上,一大碗清湯,浮著一層尖尖的白白的東西,初不知為何物,主人曰“西施舌”。含在口中有滑嫩柔軟的感覺,嘗試之下果然名不虛傳,但覺未免唐突西施。高湯氽西施舌,蓋僅取其舌狀之水管部分。若郁達夫所謂“長圓的蚌肉”,顯系整個的西施舌之軟體全入釜中。現下臺灣海鮮店所烹制之西施舌即是整個一塊塊軟肉上桌,較之專取舌部,其精粗之差不可以道里計。郁氏盛譽西施舌之“色香味形”,整個的西施舌則形實不雅,豈不有負其名?——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榜?不是榜!那是犯人的判決書。   榜上如果沒有我的名字,我從此在人面前要矮上半尺多。我在街上只能擦著邊行走,我在家里只能低聲下氣地說話,我吃的飯只能從脊梁骨下去。不敢想。如果榜上有名,則除了怕嘴樂得閉不上之外當無其他危險。明天發榜,我這一夜沒睡好,直做夢,凈夢見范進。——梁實秋 《考生的悲哀》

聽說他們是用右手取食,左手則專供做另一種骯臟的事,不可混用,可見也還注重清潔。——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袁世凱稱帝時,曾一度禁稱元宵,因與“袁消”二字音同,改稱湯圓,可嗤也。——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我所謂的寂寞,是隨緣偶得,無須強求,一剎間的妙悟也不嫌短,失掉了也不必悵惘。——梁實秋 《寂寞是一種清福》

旅行是一種逃避--逃避人間的丑惡。——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文明不是短期能積累起來的,但卻可以毀滅與一旦。——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玉華臺的湯包才是真正的含著一汪子湯。一籠屜里放七八個包子,連籠屜上桌,熱氣騰騰,包子底下墊著一塊蒸籠布,包子扁扁的塌在蒸籠布上。取食的時候要眼明手快,抓住包子的皺褶處猛然提起,包子皮驟然下墜,像是被嬰兒吮癟了的乳房一樣,趁包子沒有破裂趕快放進自已的碟中,輕輕咬破包子皮,把其中的湯汁吸飲下肚,然后再吃包子的空皮。沒有經驗的人,看著籠里的包子,又怕燙手,又怕弄破包子皮,猶猶豫豫,結果大概是皮破湯流,一塌糊涂。有時候堂倌代為抓取。——梁實秋 《湯包》

其實吃這種包子,其樂趣一大部分就在那一抓一吸之間。包子皮是燙面的,比燙面餃的面還要稍硬一點,否則包不住湯。那湯原是肉汁凍子,打進肉皮一起煮成的,所以才能凝結成為包子餡。湯里面可以看得見一些碎肉渣子。——梁實秋 《湯包》

包子小,小到只好一口一個,但是每個都包得俏式,小蒸蘢里墊著松針(可惜松針時常是用得太久了一些),有賣相。名為湯包,實際上包子里面并沒有多少湯汁,倒是外附一碗清湯,表面上浮著七條八條的蛋皮絲,有人把包子丟在湯里再吃,成為名副其實的湯包了。這種小湯包餡子固然不惡,妙處卻在包子皮,半發半不發,薄厚適度,制作上頗有技巧,臺北也有人仿制上海式的湯包,得其仿佛,已經很難得了。——梁實秋 《湯包》

從前官場習慣,有所謂端茶送客之說,主人覺得客人應該告退的時候,便舉起蓋碗請茶 ,那時節一位訓練有素的豪仆在旁一眼瞥見,便大叫 一聲「送客!」另有人把門簾高高打起,客人除了告辭之外,別無他法。——梁實秋 《雅舍小品》

法國國王查理九世時的大詩人龍沙有這樣的詩句:當今世上誰也沒我那么厭惡貓我厭惡貓的眼睛、腦袋,還有凝視的模樣一看見貓,我掉頭就跑。——梁實秋 《雅舍小品》

只有切實地克制情欲,方能逐漸地做到“情枯智訖”的功夫。所有的宗教無不強調克己的修養,斬斷情根,裂破俗網,然后才能湛然寂靜,明心見性。就是佛教所斥為外道的種種苦行,也無非是戒的意思,不過做得過分了些。——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水晶蝦餅是北平錫拉胡同玉華臺的杰作。和一般的炸蝦球不同,一定要用白蝦,通常是青蝦比白蝦味美,但是做水晶蝦餅非白蝦不可,為的是做出來顏色純白。七分蝦肉要加三分豬板油,放在一起剁碎,不要碎成泥,加上一點點芡粉,蔥汁姜汁,捏成圓球,略按成厚厚的小圓餅狀,下油鍋炸,要用豬油,用溫油,炸出來白如凝脂,溫如軟玉,入口松而脆。蘸椒鹽吃。——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長舌男”是到處有的,不知為什么這名詞尚不甚流行。——梁實秋 《男人》

北京飯館跑堂都是訓練有素的老手。剝蒜剝蔥剝蝦仁的小利巴,熬到獨當一面的跑堂,至少要到三十歲左右的光景。對待客人,親切周到而有分寸。在這一方面東興樓規矩特嚴。我幼時侍先君飲于東興樓,因上菜稍慢,我用牙箸在盤碗的沿上輕輕敲了叮當兩響,先君急止我曰:“千萬不可敲盤碗作響,這是外鄉客粗鹵的表現。你可以高聲喊人,但是敲盤碗表示你要掀桌子。在這里,若是被柜上聽到,就會立即有人出面賠不是,而且那位當值的跑堂就要卷鋪蓋,真個的卷鋪蓋,有人把門簾高高掀起,讓你親見那個跑堂扛著鋪蓋卷兒從你門前疾馳而過。不過這是表演性質,等一下他從后門又轉回來的。”跑堂待客要殷勤,客也要有相當的風度。——梁實秋 《槐園夢憶》

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蘭,空谷幽香,孤芳自賞;竹,篩風弄月,瀟灑一生;菊,凌霜自得,不趨炎熱。和而觀之,有一共同點,都是清華其外,淡泊其中,不作媚世之態。……藝術,永遠是人性的表現,唯有品格高尚的人才能畫出趣味高超的畫。——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火腿的歷史且不去談它。也許是宋朝大破金兵的宗澤于無意中所發明。宗澤是義烏人,在金華之東。所以直到如今,凡火腿必曰“金華火腿”。東陽縣亦在金華附近,《東陽縣志》云:“薰蹄,俗謂火腿,其實煙薰,非火也。腌曬薰將如法者,果勝常品,以所腌之鹽必臺鹽,所薰之煙必松煙,氣香烈而善入,制之及時如法,故久而彌旨。”火腿制作方法亦不必細究,總之手續及材料必定很有考究。東陽上蔣村蔣氏一族大部分以制火腿為業,故“蔣腿”特為著名。金華本地常不能吃到好的火腿,上品均已行銷各地。——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叔本華的哲學是:痛苦是積極的實在的東西,幸福快樂是消極的根本不存在的東西。所謂快樂幸福乃是解除痛苦之謂。沒有痛苦便是幸福。——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以海棠與美人春睡相比擬,真是聯想力的極致。《唐書·楊貴妃傳》:“明皇登沉香亭,召楊妃,妃被酒新起,命力士從侍兒扶掖而至。明皇笑曰:‘此真海棠睡未足耶?’”大概是海棠的那副懶洋洋的嬌艷之狀像是美人春睡初起。究竟是海棠像美人,還是美人像海棠,倒是一個有趣的問題。蘇東坡一首《海棠》詩有句云:“林深霧暗曉光遲,日暖風清春睡足。”是把海棠比作美人。——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浪漫的愛,有一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這愛永遠處于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步,永遠存在于追求的狀態中,永遠被視為一種極圣潔又高貴極虛無縹緲的東西。一旦接觸實際,真個的與這樣一個心愛的美貌的女子自由結合后,幻想立刻破滅。原來的愛變成了恨,原來的自由變成了束縛,于是從頭再開始追求心目中的愛,自由與美。這樣周而復始地兩次三番下去,以至于死。——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志摩死了,利用聰明,在一場不人道不光明的行為之下,仍得到社會一班人歡迎的人,得到一個歸宿了!——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他是非常熱烈的異性戀者--就一個英國人身分而言也許是超過了正常的程度。”——梁實秋 《雅舍小品》

北平的醬菜,妙在不太咸,同時又不太甜。糧食店的六必居,因為匾額是嚴嵩寫的(三個大字確是寫得好),格外地有號召力,多少人跑老遠的路去買他的醬菜。我個人的經驗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鐵門也有一家醬園,名震遐邇,也沒有什么特殊。倒是金魚胡同市場對面的天義順,離我家近,貨色新鮮。——梁實秋 《味至濃時即家鄉》

我對于在家修行的和出家修行的人們有無上的敬意。由于他們的參禪看教,福慧雙修,我不懷疑他們有在此生此世證無生法忍的可能,但是離開此生此世之后是否即能往生凈土,我很懷疑。這凈土,像其他的被人描寫過的天堂一樣,未必存在。如果它是存在,只是存在于我們的心里。——梁實秋 《閑暇處才是生活》

“老子愛花成癖”,這話我不敢說。愛花則有之,成癖則談何容易。需要有一塊良好的場地,有一間寬敞的溫室,有各種應用的器材。更重要的是有健壯的體格,和充分的閑暇。——梁實秋 《心守一事去生活》

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對于真正舍不得離開的人,離別的那一剎那像是開刀。——梁實秋 《梁實秋精選集》

事有湊巧,有一天我們在公園里的四宜軒品茗。說起四宜軒,這是我們畢生不能忘的地方。名為四宜,大概是指四季皆宜,“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四宜軒在水榭對面,從水榭旁邊的土山爬上去,下來再鉆進一個亂石堆成的又濕又暗的山洞,跨過一個小橋,便是。軒有三楹,四面是玻璃窗。軒前是一塊平地,三面臨水,水里是鴨。有一回冬天大風雪,我們躲在四宜軒里,另外沒有一個客人,只有茶房偶然提著開水壺過來,在這里我們初次坦示了彼此的愛。——梁實秋 《槐園夢憶》

季淑的家是一個典型的大家庭,人多口雜。按照舊的風俗,一個二十歲的大姑娘和一個青年男子每周約會在公共場所出現,是駭人聽聞的事,罪當活埋!冒著活埋的危險在公園里游憩啜茗,不能說是無拘無束。什么事季淑都沒瞞著她的母親,母親愛女心切,沒有責怪她,反而殷殷垂詢,鼓勵她,同時也警戒她要一切慎重,無論如何不能讓叔父們知道。所以季淑絕對不許我到她家訪問,也不許寄信到她家里。——梁實秋 《槐園夢憶》

舊的事物之所以可愛,往往是因為他有內容,能喚起人的回憶 舊的東子之可留戀的地方固然很多,人生之應該日新又新的地方亦復不少——梁實秋 《梁實秋散文》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鐘,正在我輩”,這是很平實的話。雖不必如荀粲之惑溺,或蒙莊之鼓歇,但夫妻一旦永訣,則不能不中心慘怛。——梁實秋 《槐園夢憶》

季淑從小學而中學而國立北京女高師之師范本科,幾乎在饔飧不繼的情形之下靠她自己努力奮斗而不輟學,終于一九二一年六月畢業。從此她離開了那個大家庭,開始她的獨立的生活。——梁實秋 《槐園夢憶》

人類的歷史就是由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在一個花園里開始的。中央公園地點適中,而且有許多地方可以坐下來休息。——梁實秋 《槐園夢憶》

bbin体育 - 官网